• 过去与现在,脚踏实地。 展望美好未来,了然于胸。
  • 精准,时机, 着眼于本质。
  • 合适的时机,正确的选择。 追求卓越,彰显魅力。
  • 与值得信赖的伙伴一起, 达成目标。

中国投资者赴德进行公开收购

   2016年到了今天已经是中国对外投资非常成功的一年。来自中国的买家在今年的头几个月份中已经进行了多项上亿型的大额交易,其中包括公开收购。

   国有企业中国化工对瑞士农化与种子巨头先正达的430亿美元的公开要约收购创下迄今中国企业在境外投资的最高收购数额。该交易尚需通过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的审查。无论如何,中国化工此举显示,中国投资者已经准备好进行数额巨大且步骤复杂的项目。

三种分类

   收购股票在交易所公开交易的公司可以根据德国《有价证券收购法》的相关规定按照要约的种类分为以下三类。第一类,“要约收购”(《有价证券收购法》第29条),投资者通过收购获得了目标企业超过30%的投票权。第二类,“强制要约”(《有价证券收购法》第35条),一旦投资人直接或间接获得了目标企业超过30%投票权,便有义务向全体股东发出要约,且其之前没有提交自愿的要约收购。之所以规定“30%”是因为通常获得30%的投票权的股东在股东大会上往往已经拥有超过出席人数50%的投票权并因此可以决定公司的重大事项。第三类,“特别要约”(《有价证券收购法》第10条),投资者只希望收购目标企业少于30%投票权的股票,且没有意图获得对目标企业的控制。要约收购和强制要约均有法定最低收购价格,即在要约决定公开之日前三个月股票的平均价格。

披露义务

   收购时需要遵守逐步披露义务,该义务使收购过程中的控制权累积行为变得透明。一旦投资者分别达到了3%、5%、10%、15%、20%、25%、30%、50%或75%的投票权,便需要通知知德国金融监管局和目标企业,并由目标企业对此进行公告。当到达10%的门槛时,投资者还需要公告其对目标企业的意图。

   公开收购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步骤:

第1步——准备期

   准备期包括了开展尽职调查。此时投资者可以获得的信息应该受限于公开渠道的信息,善意收购除外。在善意收购的情形下,投资者可以在这个阶段开始接触目标公司的董事会。此外,在准备阶段投资人也应介入律师和会计师。在善意收购的情形下,投资者经常可以就接下来的几个步骤与目标公司管理层达成合意。

第2步——公告要约决定和准备要约书

   德国的《有价证券收购法》要求任何潜在投资者一旦其决定进行要约收购或者一旦其已达到需要进行强制要约的30%控制权时需要立即公告要约决定并通知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和目标企业的董事会。何时公告要约决定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它决定了要约最低报价所涉及的三个月时间点的计算。此外,公开要约决定也开启了一个为期4周的要约书准备期,在此期间投资人应将要约书递交到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这个准备期可以延长至8周。

第3步——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审批

   接下来由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根据法律要求对要约书进行形式审查。审查一般需要10个工作日。若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要求投资人修改要约书中的错误,审查期可以延长到15个工作日。

第4步 —— 要约期

   投资人可以向目标企业提出一个期限为4到10周的要约期。目标企业的股东根据要约书决定是否接受或拒绝要约。在强制要约收购的情形下,目标公司股东在第一次要约期结束后还可能有2周时间来接受要约。目标公司的董事会和监事会需向股票持有人披露,报价和方式以及详细地陈述要约成功后对目标公司、员工和员工代表、雇佣情况和经营地点等的影响以及董事会和监事会的意见。

第5步 ——要约后阶段

   若投资人在要约期结束后一年内希望购买更多股票,则会引发进一步的义务,包括提高要约价格、通知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和目标公司以及补偿目标公司在过去一年内进行的公开要约收购中以低价格将股票转让给投资者的(原)股东。如果投资者获得了90%或95%或更高股权,可以通过强制排除(Squeeze-out)或者退市(delisting)的方式来收购剩余少数股票。通常退市也可以不在强制排除(Squeeze-out)的基础上进行,退市的最低收购价格为前6个月股票价格平均值。如果投资者获得了超过75%但少于95%的股票,则可以通过召开股东大会的方式对目标公司进行结构上的改变或批准通过利润转移合同等。有鉴于此,投资人在早期就应该与顾问一起就要约后阶段的安排设计出一个长远的计划和策略。

政府审批

   从德国方面讲,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负责审查公开收购要约。涉及合并控制的问题,由联邦反垄断局或者欧盟委员会进行审查。从中国方面讲,则涉及中国商务部和国家发改委。此外,由于很多资金雄厚的中国投资者均为上市公司,往往还需要取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中国政府方面的审批往往带来一些不确定性,因此目标公司会坚持在合同中加入“分手费”条款。以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为例,中国化工方面的分手费高达30亿美元,约为整个交易额的7%。中国投资者需要注意,在德国进行公开收购时也可能会被要求加入此类“分手费”条款。这一问题会成为谈判中的一个重点问题。

作者介绍

迈克尔 柯默克博士是陆德律师事务所杜塞尔多夫办公室的合伙人。业务重点是为战略投资者跨境并购提供咨询服务,且专长于为中国投资者提供服务。

Jörgen Tielmann博士是陆德律师事务所汉堡办公室的合伙人。业务重点是上市及上市公司相关的资本市场业务。咨询范围包括联邦范围内的股票、集团和资本市场法律。

谢曦是陆德律师事务所杜塞尔多夫办公室的中国法律顾问。她向中国投资者投资德国及德国公司投资中国提供咨询服务。